您的當前位置:首頁>婚戀導讀>媒體報道>結婚難、結婚貴對女性發展的影響

結婚難、結婚貴對女性發展的影響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7-05-24 10:25

——復旦大學教授任遠解析當下婚戀熱點問題

 

 

觀察全國各大城市常年人潮如織的“公園相親角”,“結婚難”的現象可見一斑。

 

■ 韋彩芬

■ 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記者 丁秀偉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傳統思想,結婚本是當事人雙方及家庭的私事,近年由于“光棍”、大齡單身女性婚戀問題,以及“天價”彩禮的出現,結婚難、結婚貴成了熱門的社會話題。結婚難還是結婚貴?造成這些現象的根源又在哪里?這樣的社會現象對婦女生活和發展有什么啟示?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記者采訪了上海復旦大學人口研究所副所長任遠教授,他將從深層次的社會根源上剖析結婚難、結婚貴背后的原因,并討論對女性發展的積極和消極影響。

 

男女性別數量比并非結婚難、結婚貴的根本原因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末中國大陸男性人口70414萬人,女性人口67048萬人,男性比女性多出了3366萬人,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從統計數據看,似乎人口數量的性別失衡造成了“光棍”問題。

 

“男性和女性的數量當然影響婚姻,但婚姻更主要的是一個社會過程,不簡單是男性和女性數量問題。應該重視婚姻問題的社會性和復雜性,實際上婚姻困難的主要問題更在于社會生活本身而不是人口數量。造成當前結婚難和結婚貴,主要是由于人口遷移、教育、就業、文化變遷、經濟收入等因素的影響。”任遠認為,從總量上看,我國人口出生性別比在1980年大概是107左右,到了1990年“四普”的時候提高到111左右,由此可以推算出,當前由于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帶來的婚齡時期男性人口總量失衡大約為300~400萬人。我國男性的初婚年齡大約是27歲,比女性大2歲,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后的男性隊列進入婚姻市場時間并不久,出生性別比失衡對婚配性別比失衡的影響實際還并不顯著,而且在婚姻年齡人口總量上也還并不存在女性的顯著短缺。

 

“對未來的人口性別比和婚姻來說,出生人口性別比的失衡確實會對婚姻市場產生影響,且隨著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的人口隊列更多地進入結婚年齡,這個壓力是會增大的,但是,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對結婚難的影響也并不應該過分夸大。”任遠表示,實際上,婚姻市場會有相當大的彈性來應對出生人口性別比的失衡。例如,男性和女性的婚齡模式將會變化:原來的婚姻習慣中,男性往往比女性大2~3歲,但是隨著婚姻觀念改變,男性有可能和更大年齡的女性結婚,男性也有可能與更小年齡的女性結婚,男性和女性的結婚年齡模式更加差異化。總體而言,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造成男性人口對婚姻市場擠壓的影響,相對于婚姻市場的內在彈性而言,是一個問題,但并不構成非常突出的壓力。

 

受教育程度的不同影響了男性與女性在婚姻市場上的境遇

 

“光棍”可以分為兩類,一類被稱為“鉆石王老五”,他們不是找不到異性,結不了婚,而是主動地不想結婚;另一類就是人們通常認為的娶不到老婆的“光棍”。“光棍”問題的主要原因,是這些人口在婚姻市場上沒有競爭力,根本問題還是受教育程度低和貧窮,不是在人口群體中缺少女性。

 

任遠告訴記者,人口遷移、受教育程度低、經濟收入水平低都是造成男性結婚難的重要原因。比如在農村地區和人口流出地區所帶來的結婚難,很大程度上不是由于出生性別比所帶來的婚配性別比的失衡,主要是由于人口遷移,特別是女性人口遷移之后在其他地區結婚和沉淀的概率比較大,造成了本地男性在婚姻市場上難以找到合適的配偶。

 

教育也會改變男性和女性的婚姻,教育程度的提高會帶來男性和女性結婚年齡的推遲。“光棍”和大齡單身女性實際上是在原來認為“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年齡,仍然表現為單身。實際的問題是現在結婚年齡推遲了,所以在25~35歲中的男性和女性未婚率提高了,但是在更高的年齡段上,絕大多數男性和女性都還是結婚了。

 

任遠分析認為,大齡女性的過度單身問題也不是說女性在人口市場上找不到男性,而是她們對自身和家庭的生活有更獨立的意識,如果達不到要求,她們寧愿選擇單身,甚至不少女性覺得單身就是很好的。

 

由于受教育水平提高,女性獨立意識、女性社會地位得到提高,婚姻觀念也隨之改變。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女性的婚姻觀念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以前絕大部分的女性35歲前都結婚了,現在仍然有一部分30~35歲的女性未婚,女性終身未婚率也略有提高。

 

“女性在傳統的婚姻模式之下,是作為家庭的附屬品甚至是家庭的私有品。女性在婚姻中具有比較強的依附性,結婚前依附于父母,結婚后依附于配偶。隨著教育水平的提高,女性的獨立性得到發展,女性在婚姻中的平等性和地位也得到提高。某種意義上,大齡單身女性的增加是女性獨立性的提高和女性發展的積極表現。”任遠說。

 

貨幣經濟帶來了女性的“異化”,結婚成本對婚姻影響深遠

 

隨著市場經濟的深度化,社會進入深度的貨幣經濟、深度的商品經濟,一方面我們看到了女性發展的積極現象,在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女性主動地,或被動地“異化”。以前女性依附于父權社會,現在女性依附于貨幣經濟。

 

對于增加的彩禮價格,任遠認為“彩禮”其實是女性商品化的符號。在較發達地區,房價貴,結婚的成本貴,但是女性的“彩禮”費用是相對較低,在西部地區等欠發達地區,房價雖然便宜,女性的彩禮卻相對較高,這說明了女性在這些地區更加“商品化”了。所以商品經濟增加了女性的“商品化”,而只有通過進一步的現代化,增加了女性的獨立性,才能改變女性在父權社會和商品經濟中的“異化”。在現代化程度較低的地區和商品經濟滲透社會,會進一步帶來女性的商品化。

 

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未必就一定會帶來女性的發展,女性異化加劇。“這是貨幣經濟和商品經濟對女性發展的威脅,彩禮的實質是,女性本身在市場經濟被商品化了。”任遠說。

 

包括彩禮在內的結婚成本提高,即結婚貴,也會影響“婚姻難”。例如,對于婚房、彩禮成本提高,會導致一部分人選擇同居式的配偶關系而不是婚姻。婚姻成本影響了配偶的居住方式,房價提高,人們的同居率會增加,結婚率會下降。而且現在選擇同居已經不會遭到舊觀念中“敗壞風氣”“不正經”等指責,同居現象已經日益正常化,也使得更多的人選擇同居,從而降低結婚率。因此,“部分看似‘光棍’、大齡未婚女性的人群實際上是有配偶的,并不屬于單身人群,只不過他們統計為未婚而已。”

 

“房價不可能無限地增長下去,總有一天會降下來,結婚成本也一定會降低下來,會幫助結婚貴、結婚難問題一定程度上得到緩解。”任遠解析說。


標簽:

媒體報道

成功故事

更多>>

五分彩下载